手机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写景散文 >山那边是海

山那边是海

时间:2018-08-08    点击: 次    发布者:佚名 - 小 + 大

      岛屿的山巅并不很高,海拔也只在一百米左右,但是险峻,年少时与同伴上山捡拾柴禾,我们是怕敢到这么陡峭的山崖劳作的,听见崖底海岸边哗哗的海浪拍打声,甚是有些胆战心惊,怕一不留神会坠入海里。大海是神秘莫测的,她给与我们丰饶物产的同时也会时刻潜藏着危险。

      山,横亘在海的中央。朝北是瓯江口外通往东北方向水道另几座岛屿,朝南便是涉水东海的洋面。往西的最高山峰是这个岛县境内最高的脊梁,曰“山尖”,朝东便是海岛县唯一通往陆地的水路航线深门海峡。

       风平浪静,阳光明媚的天气里,站在这里可以远眺到洋面上每一座岛屿,还有蓝天碧海的胜景。我们当地的民众唤此处为“乌贼鼻”,许是岛屿俯在海面的形状而言,还有诸如浅门一处叫“牛头”的岛礁而言。祖祖辈辈,人们便以这种最象形的比喻来形容熟悉的地理坐标,一代代叫下来。

       山顶的平台边沿超东南方向,有一块长满地衣的崖石,突兀而立,石缝里曾经长着一棵形态如盆景的松树,矮矮的,就像人工修剪过一样,我很喜欢它。我曾经在最美好的年华里时,每天晨跑到这里看它,很得意地欣赏它。唯有我有心去关注这株傲骨挺立的小松,像宝贝一样珍惜它。可是后来,邻家的侄子发现了,把它挖出来种植在自家花盆里,没过多久,它便枯萎死了。就像那曾经的初恋,无疾而终。

       山靠西北方向,有山谷被农民开辟出来的园地,种植红薯或当季的蚕豆。山林分家到户后,我家也分到一块此处的园地。山脊显然没有背面的险峻。这里树木长得很茂密,有股让人觉得阴森森的感觉。

       更奇特的是,每到春天云雾缭绕的季节,乡民到浅门等海滩处捡海螺回来,路过这片山路,常常会很清晰地听见山魈的叫声。“呜~呜~”,悲凉,凄惨,很像孩子的哭泣声。村里年长的人们说起来有鼻子有眼,说山魈是夭折的孩童变成的鬼,在哭诉自己没有亲人疼爱。更有甚者传言,谁要是发善心去关心山魈,它会跟人走,会给与关心它的好人一顶神奇的帽子,人们想要什么就能从帽子里得到。

       这个传说在我儿时听过很多次,我也曾经与大人赶海回来在此处山谷听过山魈的叫声,有点毛骨悚然。但到底还是没有人发善心去关爱那个可怜的小鬼山魈,慢慢地,关于山魈的话题也渐渐销声匿迹了。我倒是后来从字典里找到关于山魈的解释, 是一种猴子类的动物。但关于这处山谷为何会有这种奇怪的生物,谁也没有去研究考证过。

        山谷低洼处,每到春秋雨后的日子,清闲下来的姑姑和父亲会提着篮子到这里采蘑菇。是那种黑褐色的草菇,与土色和枯草颜色很相像,不注意看,就发现不了他们长在草丛里。有的长得很大了,有的刚从土里冒出来,模样很可人。如果打雷了,松树旁会长出一种白色的松菇,鲜嫩,水灵,掰开还有红色的血汁呢,姑姑说,这松菇能补血呢。

       这些野生的菌子炒起来特别香甜,是我小时候吃过的最美味的山珍了。儿时的我常常会跟在姑姑后面也去凑热闹,多少也学会了认别蘑菇的种类,也小有收获。知道在哪些环境是蘑菇喜欢生长的区域,并且劳动的乐趣油然而生起来。但是我总采不到像姑姑那么多的野菌,人小气力不足,总与姑姑落下一大段距离,还气喘吁吁地追赶不上,姑姑总会不耐烦地埋怨:真累赘!

        站在山巅,在风和日丽的天气时,这里是绝好的观景平台。蓝天白云,山清水秀,阳光在海面上闪烁着点点金光。小渔船在海面上突突突前进,满载着丰收的希望。渔船、客运航船,还有偶尔快速航行的舰队,拢壳机船轰轰的作业声响,那是久远前的海上画面。五岛连桥通车后,有专业的摄影师就是选在“乌贼鼻”这处山巅拍摄下一组壮丽地照片。

       当我有一次偶然看到某单位发下来手提袋上那张经典地照片摄影点就是来自于家乡山头地某处,着实有一股震撼地感觉。原来我们每天习以为常看惯了的海岛,在艺术家眼里却是多么美丽地画面。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月色·梅韵

ICP许可证号: 粤ICP备09024562号-2  |  Email:wypxcm@sina.cn
Copyright © 2016-2018 心灵之约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yes07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