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哲理散文 >清风半夜鸣蝉

清风半夜鸣蝉

时间:2018-08-08    点击: 次    发布者:佚名 - 小 + 大

我能想象自己站在一片屏风一样的群山面前。一列长长的火车缓缓的驶过。我能想象在金秋的稻田里,两个电线杆之间站满了密密麻麻的麻雀,在一声惊雷中四散而去。

见过林雪院真正的夜晚?凌晨从小西门回来。路灯映在黑色的夜空中,一只野猫踮着脚尖从马路上横穿而过。两只眼睛发出幽幽的蓝光。在夜晚游荡的多半是落落寡合而又向往自由的灵魂。有时候你会看到一棵樟树下,一个人戴着耳塞靠在树干上,在哪里静静的听着乐曲。有一次我从很远的地方回来,在路上遇到一个人在路旁撕心裂肺地唱着《笨小孩》。你明显的感觉到那股压抑在他胸膛里的燃烧着的东西。好像能在这么一个安静的夜晚,点燃整一条马路。

走路的时候忽然发现鞋子是世界上最最多余的东西,于是索性脱下,提在手里,边唱歌边赤脚走走回寝室里。影影绰绰的高大杏树在大风里摇拽,大片的竹子被风压弯了腰,穿着毛衣的守夜人将两只手插在裤口袋里站在路沿上。整个晚上他面对的是幽幽的丛林,呼啸的山风和山谷里各种动物的叫声。


下雨天会听到雨从屋顶上漏进来滴在窗户上的声音,滴嗒,滴嗒。等到雨变大了,整个小屋就成了狂风大浪中的舢板,山里的水哗哗的从各个地方流下来,夹带着泥浆和枝叶,风呼呼的吹动着门板,风从门缝里穿进来。外面窗沿上的一块铁皮被吹落了,吹像旁边的杉树,铁皮撞在树干上,又落到地面,然后被风吹向全世界。


每一个夜晚都独具特色,每一个夜晚都不会重来,可是你就是留不住。

从泥土空气、水,修成正果——人,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几千万年中要牢牢把握住了每一个机会,几千万年里任何一件小事就可以埋葬了一个人。哪怕这期间有一天的夕阳晚一点下山了,有一阵雾气走错了山谷,或者有一片叶子被小鸟衔走了。那么现在就没有我。我一不小心就会成不了人,这是事实。我可能成为一棵树、一只鸟或者其他什么。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我就会格外的珍惜和自然在一起的时间,也格外的崇敬生命。


今天和我站在一起的桂花树,或许本来我们是同一团气体。但是因为稍稍的偏差,现在我成了人,而它则成了树木。可是我并不觉得自己比树木高贵,一棵树离开水、阳光和食物也能生活很久,但是人却活不长。况且很多情况下我们生活的比一棵树要累许多。大风来了树还是树,不需要庇护,可是人却必须找个地方躲避。


人的几千万年后才换来那么短短的一瞬,然后又会变成泥土、空气、水。我现在呼吸着孔夫子、司马相如和卓文君,我相信他们依然在不断的积聚力量,想再次成为一个人。可是我也知道,他们永远也成不了以前的圣人和彼此的情人。人在这世界形成一朵浪花,在水面点开圆晕儿,然后又不见了,就因为这样的短暂,这样的辛苦,这样的颠簸,难道我们不应该相亲相爱吗?

晚上林苑有不少拾荒者,我都是假装没有看见,以同样的步速从他们身边走过,为的是不让他们觉得异样。我从来不担心他们会袭击我,因为如果他们愿意做恶就不会只在这里拾荒。有时候我是应该想一想,为什么我在享受锦衣玉食,温暖的被窝,爱。而有人却因为生存的重担压而喘不过气来。或许他们只因为一步之差,才和我有如今这样大的区别。

人,无论谁,本来就不应当骄傲的。

上一篇:爱情本身就是一种习惯

下一篇:让心灵去旅行

ICP许可证号: 粤ICP备09024562号-2  |  Email:wypxcm@sina.cn
Copyright © 2016-2018 心灵之约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yes07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