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优美散文 >花开成海,花落成诗

花开成海,花落成诗

时间:2018-08-08    点击: 次    发布者:佚名 - 小 + 大


[一]

阳光,红彤彤,明艳艳,早早地披挂在澄碧的天空,极尽妖娆,植入空寂的双眸,焦灼着心的凉薄。

如黛的远山,环绕首道道金光,总觉华丽得有些过分,破坏了那丛丛清新的绿,心里顿感丝丝的可惜。

参差的高楼大厦,艳阳的烘衬下更显富丽堂皇。只是不知,里面住着的是如外表一样奢华的幸福,还是钢筋水泥般冰冷的搁置?

不知名的鸟儿,叽叽喳喳,忽高忽低,心神不宁,忙碌异常,似是在抗拒这盛大,又似要将各家各户守口如瓶的家长里短、风月情事道个痛快。

忽地,心生倦怠。天生不喜这些肆意张扬的华美,这一发不可收拾的繁华,偏又铺展得一览无余。总觉一种飘忽与浅薄,想逃却不能。

莫名喜欢,一切瘦瘦的东西。瘦,才显风骨,透着质感,有了内容。瘦瘦的秋风,瘦瘦的光阴,瘦瘦的阳光,瘦瘦的花朵,瘦瘦的相思……从不显山露水浩荡招摇,却透着清幽澄澈的耽美,决绝的风致,空灵而飘逸。

生活于我,只是寡淡。睡觉,上网,写字,发呆,陈旧而腐朽,没有值得回味的新意。除此以外,似乎再找不到可能的改变,时光,悄无声息划过生命的留白,却觅不到它来过的痕迹。

不是习惯,只是无力,只是懦弱。瘦老的时光中,清寂的容颜,沉默再沉默,直至心的最里面。幽素的心,抱守一个缺,放大,再放大,偌大的黑洞,沦陷是逃不掉的结局。

关上门窗,试图阻挡丝丝缕缕照进的明艳。看着无聊的肥皂剧,心莫名被触痛,旧伤口再次被生生撕开,无端的冷游走在这热烈的初夏,身体里疼痛漫游,积聚胸腔内的潮湿再无法倒回。

脆弱,总易趁虚而入,亦无孔不入,无处不在。安静地,飘忽地,在空气中张牙舞爪仰天长啸。眼睁睁看着,却无法驱逐,亦无处可逃,只能无言以对,无语承受。

分分秒秒,感觉自己在与这个世界脱离,心中的渴望在渐渐浓缩消失,我回到了不被认识不被需要的角落,然后,将怀抱着最初的梦,寂静老去。

时间没有等我,而我忘了离开,又是谁忘了带我走?

[二]

难过,只是难过。疼痛,只是疼痛。却不知为何?

情绪,看不见摸不着,真是一种残忍,找不到病症,就找不到解药。它,就象一条冰冷的小蛇,在你的心上慢爬嘶咬,可你只能任其摆布,吸尽你体内仅存的温度。

双掌交叉,又注意到自己颇具骨感的手,风骨犹存。有关爱情,有关健康,有关事业,很多朋友曾从我的掌心笃定地看出并郑重地告知,似是真能看穿我的前世今生。

渐渐地,开始喜欢研究自己的手,从手掌到手指,看得很仔细。苍白如纸的掌心,纠缠着细细密密数不清的纹路,抑或是伤痕。嶙峋的手指,青色的筋脉膨胀得乍眼,似是随时都可能爆裂。

笑着宽解:这手掌写满了故事,流淌着深刻。

生活的底色,只是灰谙,灰的天,灰的空气,灰的心。厌倦了日复一日的沉寂,厌倦了千篇一律的黑夜又白天,努力搜寻着身边可能存在的丝丝动荡。

打开水笼头,将手掌置于那份欢快的流淌里,微微颤抖,水花溅湿了眉眼。并不为何,只是需要一点凉,需要一点冲击,需要一点力量,唤醒近乎迟钝的意识。

是清醒着,是活着。不然,流水哗啦啦的声响,怎盖不住那喋喋不休的寂寞?眼前一往无前的倾泻,亦无法将心中旷世的落寞冲刷掉一分一毫,寂寞唱得更加大声。

爸妈总说我是一个倔丫头,认识我的人说我固执得不可理喻。自己亦明白,今天的破败,是自己给的残忍断的退路,只是不知该如何收回重新启航。

曾经的如许繁华,虽记忆犹新,却再难有最初的开怀。而那些犯过的错,漂泊的艰辛,铭刻的遗憾,依然是不曾删减的刺痛。

不愿,对视那些或关切或探寻的双眸。不愿,目睹那些幸福的脸庞。不愿,耳闻那些轻歌蔓舞的笑声。不愿,步入那些恍若隔世的热闹。

吃饭,行走,交流,相处,我只能依从,哪怕违心。日子,被我过得一塌糊涂,却貌似心平如镜。放开来吃,无畏地走,点头微笑,随意应和,不愿有人看出我半点的异样,不愿泄露心底的暗伤。

然而,每一次逞强与伪装,拼尽所有的力气,总把自己弄得元气大伤,却只能独自开解,慢慢复原。

光阴向前,而记忆总在退后。早该散去的尘烟旧梦,为何多年来紧紧相随不离不弃?是宠爱,还是惩罚?

[三]

眼前,繁华几许。身边,幸福如花。心呢?是否能修成禅意芬芳?

一切,那么真切,那么明媚,那么诱惑。然,怎样我都无法靠近,想要触摸,却是渐行渐远的疏离。

心,开始莫名地不安分。翻着书,不知所云。想写字,无从着笔。看着电视剧,心不在焉。睡觉,辗转反侧。没一样能如我所愿。其实,只想轻松荡过时光的舟心,从此靠岸。

素衣锦时,唯有靠近文字,想要这样的兵不血刃,赢得一番天宽地阔。只是,仍无法自如操纵和把持,由不得我挥洒自如,它不允许我轻易靠近又轻易离开,这桎梏瞬间把我淹没。

于这样的我,是恨的吧,恨到骨子里。可悲的是,竟没有毁灭的勇气。终究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结束幸福的张望,不相信这一路真走到了山穷水尽,也不相信苍天真忍心将我放逐流浪。

几天足不出户,不知外界是否换了容颜?想要出门透透气,如此简单的决定,竟在心里左右徘徊,是颓懒,是茫然,还是抗拒,不得而知。

清简地打理出门,才知夏的气息已是如此浓烈,烈得有些逼仄。熙攘的大街,随处走走停停,就是无法专注去留意一件东西,目光懒散,不想触摸,不愿探问。

无意间逛到商场的四楼,影院预告即将播放《致青春》,毫不犹豫买票进场,偌大的厅内,加我才五个观众。

一直都是容易惊魂缺少安全感的女子,剧中阮莞被车撞到的刹那,身体就象被电击般弹跳得站了起来,周围四双眼睛全齐刷刷地射向穿着白裙的我,顿时尴尬得无地自容,只能抱以一脸的歉然。我想,我意外的壮举,不亚于剧中的车祸带给他们的震惊。

明知是虚构的电影,却还是被吓住了,怜惜、心疼、愤恨,千丝万缕想不透解不开的悲伤紧紧地将我缠绕:只是一个为爱执着奔赴的简单女子,只是一个想要青春不朽的普通女子,为何苍天要如此早早地将她收回,片甲不留?

电影散场回家,心中仍纠结着那青春。原来,青春终是会朽。原来,青春,看似美丽的字眼,照样盛满了悲伤,丛生着无奈。

半夜,贯来浅眠的我还是被这破碎的青春惊醒,依然弹跳着醒来,静对着夜里的迷蒙。只是,一切在我的意料之中。

[四]

窗外,夜色馨柔一片,荡漾着尘音袅袅。

蛙鸣声声似要喊尽深埋太久的季节的伤,韵律的虫吟喧哗着思念的潮水,犬吠萧萧是否因似是故人来?

天边冷月一盏,如雪温柔洒向大地,完美到寂然。地面,光影交错,斑驳的痕迹永远的跳跃,永远的不安定,似是在得意地舞蹈。

该如何,才能留住你静默不变的身影?要怎样,才能重温你一如从前的深情?

星光,漫游在幽深的夜幕,看不清表情。只见那最亮的一颗,就这样停驻于凄楚的眸光,无以言说的温柔。我猜,这颗星是你,只为温暖我心中太久的落寞。多想,这颗星是我,能闪亮在你的天空把你安守。

呆坐,窝藏,颓丧,想方设法让自己感到舒服。很想,让脑海中空无一物,而心中总牵牵念念,那些纠纠缠缠的无厘头,说不清,道不明。

原来,许多时候,自以为云淡风轻的过往,早已深种于记忆的沃土,嘴上说着的不在乎,只是骨血里可怜的骄傲在作祟。

心,从不曾停止跳动。只是,它为何要如此闹腾,不知疲倦?掌心贴紧胸口,探寻着心跳的缘由——因为爱。可是,有没有爱,不应该是心花绽开的理由。我只想,没有爱,心照样能跳动自如。

澎湃过后,咆哮的寂寞已然累了,向往心体无滞,渴望红尘飞渡,求一份柔柔的安心,悠悠的安定,暖暖的安然。

是否,真的一切都不算晚?无论等待或是转身,继续还是放弃,爱或是不爱,在我幡然醒悟的时候,在我还能活着纠错的时候。

想要,慷慨地放下,盘缠心中的暗伤。想要,悄然地收回,那笔下游走的情愫。

想象着,花叶间,许自己拈花微笑的表情,修一颗云水禅心,歌一曲山高水长。

从此如花倾绽,即使苍白,即使荼蘼,亦开成海,落成诗。

上一篇:城市的况味

下一篇:在南方的暖阳里怀念北方的秋天

ICP许可证号: 粤ICP备09024562号-2  |  Email:wypxcm@sina.cn
Copyright © 2016-2018 心灵之约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yes07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