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友情散文 >最是人间倾城色,莲花时节又逢君

最是人间倾城色,莲花时节又逢君

时间:2018-08-09    点击: 次    发布者:佚名 - 小 + 大

这个周末,和晓峰兄他们说好了去看荷花。无棣的荷花湾,据说荷花全开了,这话说了有半月有余,我心想着那花会不会开得疯掉,荷花没疯,我都急疯了。幸亏,行程定在了这个周末。上了车才知道,第一站是汪子岛,这么说吧,我们原计划的往返三十公里的行程忽然一下子推迟到一百二十公里以外,进行海浪式的卷土模式,我真想和兄弟们来个大大的拥抱。

顺便说一下同行的几位挚友。晓峰兄的风度自不必说,一等一的白衣胜雪,玉树临风。这人外观有清峻之象,不热闹,不时尚,不媚猥,常一二语胜千言。红尘万丈,关键的就是那几个字,入乎心,关乎表,是天生与人保持一拳距离之人。

他今天没穿白衣服,但依然风流倜傥。最常做的一个动作是刷屏,并时不时爆出惊人之语,这让我一个在场合上经常以羞涩出名的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认识海风兄多年了,如果不算放鸽子的事,人品还是一等一的好。可惜做事有点磨叽。我们把车停在他家小区门口,打了无数个电话,卿还是踪迹全无,害得我们等他的那段时光,避开头顶明晃晃的大太阳,在小区门前的那片树荫处消磨时光,楞把门前的一片野生桃树命名为桃花谷,这也算是塞翁失马吧。

我主要说的还是大哥风范的海涛兄,也是我们这次出行的发起人兼司机。涛兄人长得敦厚,气宇轩昂,曾阅风景无数,每每我有新发现,新景点,微信照片发上去,涛兄总是一语中的,能说出此处风景一二。我那次鬼使神差,骑行误打误撞进了乐陵龙悦生态园,里面奇花异草,楼台亭榭,小桥流水,清雅别致,我像发现了新大陆,赶紧举着相机猛拍。涛兄看了我发到网上的图片不以为然说一句,乐陵龙悦嘛!意思是已经见怪不怪。并反问我是否去过那里面的餐厅。在我以为,餐厅是一个地方最没有诗情画意的地方,涛兄说,不然,除却价格昂贵的问题不谈,那个餐厅是必须要看的,有很多好看的植物在里面,不是一般的惊艳。涛兄说这话的时候我用崇拜的眼光瞅着他,都忘记了去擦嘴角的口水,我以为我正在和一位无所不知的旅行大师说话。

涛兄说话一板一眼,不卑不亢,不像我一样,时不时坐在他身边发出一声尖叫。声音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无法控制。我在进入无棣大河口第一眼看到海鸟的时候兴奋地尖叫起来,高分贝把自己都吓了一跳,同时明显感觉旁边的涛兄吓得一哆嗦,在这里我深表歉意。因为对于一个很少看见大海的人来说,那咸腥的空气和样子奇怪的海鸟,都会让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人兴奋地失去常态,尽管我这人平时以优雅娴静和博览群书的文艺女青年著称。

说到这里,你应该懂了,有些人天生就是为了和彼此相遇的,志同道合,跨马江湖,横刀立马,说走就走。事实上,当涛兄说到先去汪子岛的时候,我脑海里已经快速幻想出这样一幅美好的海边画面,海浪微波,泳衣飞扬,孩童嬉戏,碧波晴空。可是这沿途道路崎岖,我们的车行驶在装载着黄沙大货车肆意飞扬的风暴里,这让我感觉和理想差了十万八千里。所幸我这人天生有一双慧眼,并且有一颗很容易乐观的心,我总能在有限的空间里发现让自己心情满足的美好事物。

比如,我看到了盐碱地,海水消失之后裸露出龟裂的地面,它们瘦骨嶙峋,腹肌隆起,开裂,像大地深深的伤口,震撼了我的心。我看见了海水,浅水湾,被圈起的大片的湿地,还有盐碱地特有的青草和海鸟。我还奇迹般发现了被自由放养的牛群,一头一头,它们甩着尾巴,散落在庄稼稀疏生长的盐碱地上,这让我疑似飞跃到了蒙古草原。

很快,我们看到了这次旅行的目的地汪子岛,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贝壳堤岛。百度上说,这个渤海湾西岸的小岛是一处国内独有、世界罕见的贝壳滩脊海岸,是目前世界上保存最完整,且是唯一新老堤并存的贝壳堤岛。是东北亚内陆和环西太平洋鸟类迁徒的中转站和越冬、栖息、繁衍地,共有鸟类45种。说实话,我最怕的就是旅游攻略,因为事实总是和现实有很大的差距,就比如一个人在网上买衣服,模特怎么穿都是美人,真到了自己手中,怎么穿都像大妈。所以我从来都忍住,不让过于虚夸的百度词条来加重自己的失落和失望。所幸,汪子岛虽说没有预期的那般令人惊奇,我还是在对此处风景的一无所知中发现了这个小岛的迷人之处。

传说这个岛像仙境,远处朦胧轻雾,淘沙的渡轮停泊在不远处。沙滩上小孩子居多,拎着铁铲和红色水桶挖贝壳。贝壳像长在沙滩上,均匀铺开。我两眼放光就从堤坝冲下去了,回头一看,我的兄弟们站在堤坝上,迎风而立,颇为英姿飒爽。此时中午时分,阳光正炽,涛兄从车里给我拿了一把粉红色太阳伞,这让我打心眼里感激仁兄的细心和周到。不巧的是,我这天穿着一身的中式黑套衫,脚蹬一双绣花鞋,面对狂呼下海淘沙的伙伴,我感觉自己有点不伦不类,人在着急的时候总是会放下矜持的,我脱了绣花鞋就下去了。我那接触地面的双脚遭遇了坚硬贝壳的首次亲吻,哦,有点疼。都说海浪是情人的吻,这话真不假。海水是温暖的,流沙也是多情的,我们同行几个都在感受海水的浸润,一时间忘记了这是个七月流火的夏日。

在赶往下一个景点的时候,我布兜里已经装满了式样各异的贝壳。我时不时打开布兜闻一闻,就好像我把海装回了家。贝壳堤岛有两大收获,涛兄和晓峰兄两个人神出鬼没去了东岸湿地,拍了一大堆让我羡慕的海草和标志性图标。我和海风兄终于捡到了一个大贝壳,可惜有点小瑕疵,这没有妨碍我的兴奋值一路飙升,我说过我这人是很容易满足的,只要是不同的风景,就会有不同的感觉。唯一遗憾的是海风兄大声嗤笑我的脚趾,因为这真的不是一双美女的脚趾,人家都说二母脚趾头长,疼爹不疼娘,这毫无道理可言。但是在如此美妙的沙滩上,这光洁白皙的脚趾,如果不是因为尺寸的煞风景,我是真的要猛举相机,留下这魅惑的春光一现。

半路上,我们无意中邂逅了一个美丽的渔村水沟村,这真是意外之喜。车子蜿蜒前行,道路是新铺就的新路,红砖新房,门楼高挑。本来以为也就是一个沿海村庄,和饮食娱乐挂钩的渔家乐性质,哪知道车子行至村头,却是柳暗花明,别有洞天。我们忽然看到了船,不是惯常的渔船,是那种超出我们想象范围的工程船。船只密集,大船正在清理海沙,我们恍然大悟,这藏在村庄不起眼角落里的地方,貌似还是一个繁忙的小码头。

我们的手机只能照下船只的三分之一,我们不得不走到码头的下方观看。到处都是搁浅的船只和正要出行的渡轮。我身边有一条貌似废弃的老船,船头刻着津塘渔02339字样,大概这是一条立过功劳的船吧?

三位仁兄貌似对这个码头颇感兴趣,他们站在毒辣的太阳底下,在热切讨论了一番这个是不是码头还是正在改造的水沟村临时的清理小队后,非常郑重地把自己的身影和船只做了一次人生中的重大合影。我的手机里存下了兄弟们的销魂背影无数,从后面看,貌似被这别有洞天的场景惊住了,再一看,我毫不怀疑这是一张梦想重建星球的绝世佳作,就如同中国人首次登上月球一般经典,我把照片给晓峰兄传递过去的时候,他用一个沧桑的姿势回复了我。

告别了水沟村,直奔无棣县城的荷花湾,这是我连日来梦寐以求的事情,自从周敦颐先生的爱莲说问世,世上再无篇章可与之匹敌。赏荷是一件多么诗意的事,在历经了人世间众多纷扰琐碎后,荷花似乎成了内心唯一净土。同行的两位兄台海风和海涛兄不知为什么,看见廊檐下的凉亭坐在那不走了,并一致把赏荷这件诗情画意的事情让给了我和晓峰兄。我对他们这种叛徒的行为嗤之以鼻,我打着伞背起包就和晓峰兄出发了,临走心里暗暗说一句,一个不懂欣赏荷花的人不足以谈人生,并让内心充满了奔赴前线的悲壮。

说悲壮一点也不为过,我一脚踏进太阳底下,哎呀妈呀,就觉得自己如同棉花糖一样,快要化了。好在此处风景独好,柳荫婆娑,薰衣草笑语嫣然,远远望见那荷花塘,蜿蜒数里,隐约有粉白相间,一定是那荷花开了。况且还有晓峰兄在身边舍命相陪,对那荷花的热切之心骤然又多了几份急切。

荷花并没有预期那般开的诗意烂漫,它们青葱有加,不紧不慢。倒是那荷叶夺了天下。荷花的美是醒目和隆重的,初看惊艳,时间一长也就淡然了,而荷叶却与之相反,初看平淡,越看越觉得有意思。我曾在金山寺万佛塔下拍摄过雨后的荷叶,雨珠晶莹剔透,落于荷叶之上,大珠小珠圆润如珍珠,争相滚动。

午后的荷花貌似也有倦怠,有些已经怒放的荷花花瓣零落,似是耐不得这酷暑的燥热。赏荷还是要在雨中的,雨中的荷花苏润,醒目,艳丽明亮,碧叶丛中一抹笑,最是人间倾城色。

此行历经七个小时,本来计划晚上由我做东的,选一处幽静之处,把酒言欢,畅谈兄弟大事,聊聊快意人生,卸去这一身的风尘,无奈兄弟们个个都是亚健康之身,回家抱着大床就不撒手了。我只好另选佳期,洗盏酵酒,挑一处荷叶田田的所在,恰是黄昏,细雨蒙蒙,小轩半掩,雨打荷叶,莲藕清炒,水边酿诗,细雨赏荷,约酒还债,静待君来!

上一篇:青山依在友情依旧

下一篇:没有了

ICP许可证号: 粤ICP备09024562号-2  |  Email:wypxcm@sina.cn
Copyright © 2016-2018 心灵之约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yes07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