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亲情散文 >悠悠故乡情

悠悠故乡情

时间:2018-12-27    点击: 次    发布者:管理员 - 小 + 大

      勾起我对故乡的思念,是接近年关时回乡的脚步和一口口浓浓的乡音。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它时常把我带回到遥远的北方——我的村庄。透过寒窗外冷风残月,以及缥缈的云迹,一缕缕割不断的乡情,就那样忘情地涌上心头,温暖着我的目光。


      我的故乡不在一马平川塞北草原上,也不在碧波柔美的江南水乡里。她没有名川大山恢宏的气势,也没有名胜古迹的辉煌或典雅的情韵。她,只是一个平淡、雅致、古朴不张扬的乡下女人一般突兀在我的生命里。如同我的母亲一般,亲切温暖,情意绵绵,伴随我走过一年又一年思念的守望。如同在一个又一个季节里轮回一般刻在我的年轮上,在我们赖以生存的泥土和庄稼上,播种起一年又一年丰收的渴望。


      我的故乡啊,就是一条窄窄的溪流,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缠绵流淌出山道十八弯的水,山道十八弯的情,奔流向东,汇成一条游子般相思的河;我的故乡啊,就是一座座青山,一座座连绵起伏的山峰上,有长城的烽火,傲然耸立在高山之巅,任风雨剥蚀,依旧看四季轮回。它就象父辈们强健的体魄,长久地驻扎在我柔软的心里。从不曾走远,也从不曾失落地守着我的思念。故乡的四季啊,如同一幅幅水墨丹青的画卷,铺开在我的记忆中,绵延无限。


      故乡的春天是氤氲的,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气息;故乡的夏季是轻柔的,她就像一位待嫁的绣娘,贤淑而端庄;故乡的秋天是高远的,像父辈们挥镰割谷的手和弓下的腰身,在九月的光芒中,结出金灿灿的玉米、大豆和高粱;故乡的冬天是清幽的,如同一幅黑白分明的写意画,把小村袅袅升起的炊烟,写进寒冬腊月的风景里,或山间野径小溪旁。可故乡的四季不管怎样改变,她始终以静默的姿态,伫立在我的记忆中。小村的一年四季,从早到晚宁静而亲切,她让我读懂了父亲的河流和母亲的村庄一般的语言,和浓浓的情思。


      然而,我的故乡又是深情的,那充满着浓郁的满乡气息,把那片土地的质朴,淋漓尽致地表现在年里。春烟饼、腊月肉、九月的菊花酒,都会在红红火火的年味里,一起端到炕桌上,一家老少围在一起津津有味地吃着,喝着,相互敬着。那一头鲜艳的民族服装,也在我咿呀学语时,成了“阿妈”的情结。于是,记忆开始深刻,每当新年来临的时候,我都会穿上太姥姥和姥姥亲手缝制的带襟花边小褂、花裤和长裙,以及那些手工刺绣的绣花鞋、绣花帽、绣花枕头套(男孩是虎头鞋、虎头帽、虎头枕)。


      那一针针一线线,在长辈们布满老茧的双手里精心缝出祝福。那些鲜艳的衣裳、鞋袜一直穿到我小学毕业。以至于到现在我还过分偏爱我们本民族的服饰。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太姥姥和姥姥的相继去世,那些在煤油灯下用心缝制的衣裳,已经成为我心中遥远的记忆,稍不留神,思念会溢满瞳孔,流淌出一种对朴素的情怀。


      我的故乡啊,就像储存在我记忆深处的一枚小小的芯片,随时随地都会从脑海里捞出来一些细微的片段,就会成为我一生的回味,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倚窗去听故乡的声音……

上一篇:陪着老父亲去爬山

下一篇:小妹

ICP许可证号: 粤ICP备09024562号-2  |  Email:wypxcm@sina.cn
Copyright © 2016-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心灵之约 Powered by  yes0766.com
空间与技术支持:无语飘雪(不正常电脑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