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经典散文 >半缕

半缕

时间:2018-08-08    点击: 次    发布者:佚名 - 小 + 大

多年后,俊美的容颜只得碎语片言。

无限延展的钢线是只有一行的五线谱,上头凝结着它惟一的音符,纵使它的曲调同我一般无趣枯燥,却富有诗人样醉意洒脱的韵味。或许你经常洋溢在我的梦里,然则醒来后我却忘了距离。

久夏的闷郁,好似一记闷雷炸裂在胸口,袭满全身,花草植株全然被施了妖法似的,微丝未动。半剔透的汗珠从全身任意的毛孔里不自觉地渗出,连点成面,顺势发展壮大,浩浩汤汤,令我如落水鸡一般狼狈。


空旷的空间内,散发着风的气息和若有若无花的香,透过纤小的昆虫漫步的玻璃窗,是满目的青色绿色,远处群山渺渺,虚雾滔滔,绵绵其中,盘亘着薄而朦胧的青雾,有一种道不清的美感,让人既想接近又想逃离。


嶙峋的山的怀拥里,是深绿色的森林,此刻它们正沐浴在夕阳西沉的欢喜之中,享受着恬静,午后的日照,总是给人一种故乡的安全感,让人凝目留恋,乐不思返。


倔强的人,总是不会不能讨好任何人,坚守着自己内心最后的净土,引以为豪。夏雨来临之前,风是凉爽的,暖柔的,宛若母亲颈后长长的丝巾徐徐飘曳,将无私的爱延伸传递到我稚嫩的脸颊,那样轻,那样使人眷爱。空气是异常的清甜,若是立在植株较多的地方,无需刻意嗅,缕缕涩涩的草木的馨香便会萦进你的肺腔,仿佛尚好熬制罂粟,使人情迷意乱,让人欲罢不能。


一日废弃的蛋黄般的残天娇韵可人,然则它的下面,空洞的人们的奢糜才刚刚开始。不多阵,甜润的芳菲便被汽车的废气和纸醉的金气所掩盖,我像是一段被丢弃的记忆,孤独的游荡在浩渺的思海里愈陷愈深,凭着脆弱的坚强单打独斗,历史的尘埃太大了,足以把我徒有的外壳击得丢盔卸甲,片甲不留,这无助,这漂泊,像是战时的流离失所,实则是寒冬里的火种,天帝恩赐特有的得天独厚,是久别后再次路过家门口。


父母亲给了我文气,学校给了我书气,机缘给了我魂气,形势迫使我奴气,因为唯一,所以铭记。人,最可怖的是没迷失了方向,最绝望的是遗失了最初的热情,我曾在离地遥远的山巅酣梦,亦在安恬的晨曦找寻家的归途,而当下,于这骤雨狂风之淫威里,我苦求着灵感的垂青,我在风中怒吼,对着简直要撕裂的穹宇咆哮,任凭飘摇的雨幕掌掴我的面皮,浑沌无极的上苍好像晓得了我的心绪,风驰电掣是它给我的回应,一道道夺目的闪电已然是夺取了我卑微的性命。

傍晚,忽而电断了,窗子摇身一变成了所有人的寄托,人们或双臂倚靠,或绞起双手立着,好似外面的世界正在上演着前所未有的闻所未闻。


灰蓝的天际笼罩在灰蓝的水泥屋脊,灰蓝的空气迷漫着灰蓝的忆记,整个眸子尽皆被一层妩媚的神秘的灰蓝色的纱蒙蔽住了,思绪也跟着水泄不通,诚惶诚恐了。房檐上掉落水滴的声音愈加显得世界的安静,人们在最原始的夜里想象着,回忆着,思索着,萌动着心内最原始的初音。


这个世界充满假象,惟有痛苦不会说谎。

上一篇:你的孤独,虽败犹荣

下一篇:六月江南物语飘飞

ICP许可证号: 粤ICP备09024562号-2  |  Email:wypxcm@sina.cn
Copyright © 2016-2018 心灵之约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yes0766.com